经济学家周德文近年对中国经济形势的三次重大预测

http://www.zhujingban.cn   2019-04-14 14:47:23   来源:上海中和正道视角   评论:0 点击:
屡屡引发争议的经济学家
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经济经历了持续高速发展,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却也并非一帆风顺,其间也出现过不少反复与波动。
每当中国经济出现大的波动或反复之后,都会引发更为深刻的社会经济变革,进而推动经济向更高层次发展,促进中国社会更为富强文明。
然而,每次中国经济出现较大问题时,却大多未能提前进行有效预测,而当危机来临之时,各种问题已经非常严重,每次都要进行刮骨疗毒式的措施,经历较长周期的波折之后,经济才能再次回归到发展的正轨。
每一次经济的轮回往复,虽说符合螺旋式发展的规律,但国家及社会却要承担非常高昂的成本,这种成本往往是对整个产业的全面挫伤,往往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来弥补。
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波动往复不可避免,但如果能在关键的经济拐点出现之前进行准确预测,并提前采取系统化的应对措施,并适时提出针对性的经济变革方案,使国家和社会所付出的成本趋于最小化,节约的成本将转化为巨大的社会财富,中国梦的实现必将大大提前。
在我们身边,就有这么一位学者,2008年初,他准确预测到了较大的经济危机即将到来,中国经济将面临重大转折点,却不为一些地方政府所理解。2011年,他顶住了压力和质疑,预测了民间借贷危机,被有关领导称之为“乌鸦嘴”。2018年初,在业界普遍对经济形势比较乐观的背景下,他再次语出惊人,指出中国经济仍然处于下行趋势之中,债务危机会集中爆发,在经济学界引起了广泛争议。他就是著名经济学家,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上海中和正道集团主席周德文。
 
第一次重大预测:2008年中国经济将出现大的危机
周德文长期跟踪研究中国民营经济的发展,早在2008年之前就已经认识到了中国长期发展外向型经济所产生的经济结构不平衡,特别是大量民营企业所从事的低技术含量、低附加值、劳动密集型的出口加工制造业,对来自欧美的订单依存度非常高。而在2008年之前,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以及原材料价格的迅猛上涨,中国低附加值出口加工制造业的竞争优势已经开始逐步丧失。
以中国民营经济的代表城市温州为例,57%的民营企业都是外向型企业,长期严重依赖外贸订单的不平衡经济结构弊端已经逐渐显现,很多出口导向型的民营的经营只能用苦苦支撑来形容。由于订单转移等因素,温州部分中小民营企业甚至已经出现了破产倒闭现象。
2008年初,周德文意识到中国经济结构失衡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必须采取应对措施进行结构调整。周德文预测2008年在美国金融危机的冲击下,中国经济将会出现较大的危机,民营经济将出现大的下滑,并主动向政府建言,提醒政府尽快采取调控措施,以免危机爆发时措手不及。
然而,当时经济界的主流观点却是形势一片大好,对中国经济未来发展趋势非常乐观,周德文的建议并未引起有关政府部门的重视,并对周德文的建议表示了不支持的态度。
2008年3月底,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记者专程赶赴温州采访周德文,周德文对中国的外向型经济模式,以及民营经济在其中所处地位及作用,中小企业的生存状况等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并判断中国民营企业将出现较大的危机,预言中国经济将出现重大转折,整体经济将会出现较大下滑,2008年中国将出现一定程度的经济危机。
在专访中,周德文以温州的民营经济为例,指出温州大约有20%的中小企业处于停工、半停工状态,一部分企业甚至面临倒闭,外资制造业已经开始撤离中国大陆,转移至其它地区。周德文表示,温州民营经济的状况是整个中国民营经济的一个缩影,温州民营企业所面临的问题,在全国各主要经济区域都有不同程度的存在,未来中国经济所面临的形势非常严峻。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对周德文的专访播出之后,在全球引起了巨大反响,当时几乎所有全球知名的媒体,包括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德国公共广播电台等,都派了记者前往温州,对周德文进行采访。
一时间,周德文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为有关话题的中心人物。然而,周德文的观点却并不被中国国内的主流学者和媒体所认可,甚至有媒体刊登文章对周德文的观点进行了驳斥,彼时周德文所承受的压力之大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事实证明,周德文的预测非常准确,2008年3月到6月之间,中国民营企业遇到了巨大的经营困难,为了摸底中国民营经济,中央连续派出11个调查组奔赴各地了解情况,各调查组均特地指名道姓安排周德文与调查组一道参与调研、座谈。
此后,周德文参加了时任常务副总理李克强指定并委托召开的座谈会,如实向李克强总理等中央、省市领导反映了当时的实际情况。李克强返京之后经中央研究迅速采取了针对性的宏观调控措施,中国民营经济所面临的危机这才得到了初步控制。
 
第二次重大预测:2011年中国民间借贷危机将集中爆发
2008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经济也受到了波及,外贸出口订单锐减,国内刚开始也是一片惊慌失措。但中国政府为了应对经济危机的冲击,推出了扩大内需的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在四万亿经济刺激政策的实施之下,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得到了迅速稳定。一时之间,全球各国因为金融危机的冲击哀鸿遍野,而中国经济则是这边风景独好,部分从经济刺激计划直接受益较大的企业甚至实现了比往年更好的业绩增长。
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的实施,虽然帮助中国企业短期规避了经济危机的冲击,但同时把本来就已经逐渐凸现的结构不平衡矛盾掩盖了起来,甚至加剧了部分行业领域本来就严重存在的结构不平衡。为此,中国继续维持了一两年的风光,但却失去了顺势而为进行经济结构调整的机会。
在国内产业界一片欢呼,庆幸在全球金融危机冲击之下能够幸免,并获得不错的经济增长之时,有一个学者保持了清醒,他就是经济学家周德文。
周德文清醒地认识到,金融危机过后,全球的的经济会有一个逐渐复苏的过程,但来自欧美等地区的外贸订单不可能恢复到2008年之前的水平,经历金融风暴之后,这些国家或地区的一部分需求因而经济下滑而消失了,另有一大部分订单则在2008年之前就已经开始转向东南亚的越南、泰国、印度、巴基斯坦等欠发达国家。可以说,金融危机的冲击加速了国际产业分工的重新布局,由于中国加工制造业成本优势的丧失,有些市场,特别是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劳动密集型出口加工制造业的订单,失去了就很难再回来。而这一趋势带来的后果就是在后金融危机时期,严重依赖外贸订单的中国民营企业的生产经营将受到持续地影响,甚至产生更为严重的后果。
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经济开始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脱实向虚的趋势,以温州为例,由于从事制造业基本上无利可图,很多企业家从企业抽出资金投资房地产,甚至是直接去放高利贷,或者炒股、炒房,安心进行生产经营的企业家越来越少,与此相伴的是温州的民间借贷市场高度畸形发展,高利贷盛行。到了2011年前后,温州约有90%的家庭,以及70%的企业卷入民间借贷和高利贷市场,整个温州社会已经进入了比较疯狂的状态。
作为长期跟踪研究中国民营经济的学者,周德文意识到事态已经发展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进行调控,必将产生严重的后果。
2011年1月,周德文又作出惊人预测,指出中国经济面临的危机并未解除,形势比之2008年更为严峻,经济还会进一步下行,并断言,2011年下半年,中国民间借贷危机将会集中爆发,并认为大量的中小房地产企业将出现资金链断裂和甚至老板跑路情况。
之后,全国很多新闻媒体再次前往温州采访周德文,但这次媒体的论调却一致认为周德文是在唱衰中国经济,唱衰温州经济、甚至有人在报纸上发文说:“这乌鸦嘴又开口说话了”。
在地方政府层面,各级主政领导对周德文的看法开始有了分歧。当时的某些领导甚至直接否定了周德文观点,强调没有出现民营企业倒闭潮,民间借贷在政府的牢牢掌控之中,不会出现风险,并表示政府对房地产行业采取了严厉地调控,不会出问题,公开否定周德文的观点。
而另外一些领导却非常认同周德文的预测,并就此作了讲话,表示温州就是中国经济的缩影,温州出了问题则全国也好不了,温州的今天就是其它地方的明天,要采取措施防止温州的危机蔓延到其它地方。
在全国媒体及各级地方政府就周德文的预测而争论不休之际,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已经开始重视周德文所指出的问题,派国务院一局低调前往温州,进行了一次暗访调查,并在第一时间找到周德文了解情况。
2011年10月4日,温家宝亲自前往温州调研,与温州当地的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家进行了座谈,并点名要求周德文参加。
在座谈会上,周德文向温家宝介绍了温州中小企业的真实现状,并应邀在国家层面提出了直接为中小企业减税、加快金融对内开放的步伐、加大投融资体制的改革、适度放松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建议国务院设立国家中小企业总局等五条建议。
温家宝听了周德文的发言,当场赞同道:“你系统地提出了解决中小企业困难的政策建议,你是温州最有权威的发言人”。
周德文有关税改及金融改革的建议,客观上推动了中央有关公共政策的出台,进一步促进了国家层面对中小民营企业扶持政策的出台。
温家宝总理考察结束后,政策反馈上也有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一系列阳光政策出台,如减半征收所得税,建立中小企业再担保基金,对暂时经营困难、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具有转型升级条件的企业提供贷款优惠等。政策的及时雨,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困境,有利于遏制高利贷的猖獗与泛滥,对于保护中小企业生存与转型发展意义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