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百年——十大颜色诗人之黑色诗人:邓涛

http://www.zhujingban.cn   2017-11-01 18:40:44   来源:   评论:0 点击:
莫干溪谷

我需要朗月
需要清风
需要甘冽
我,不
我们
需要这些紧缺的生活必需
在呼吸、五脏和精神即将报废的大地上
象个遗孤
还在寻找阳光和月色
人生的相逢是一次意外地对视
鸡犬相闻的莫干溪谷
我们奢侈地朗诵着十里的桃花
夜终于可以
以悄悄的方式
在负离子呵护的灵魂里

与去。

彭彦评诗:诗人的四个需要起笔,以我、我们融入溪谷,从即景到生活、到生命状态,到灵魂深处的渴求一一叙来,落笔来与去,向着远方延伸。

长白山远眺

一切的生都是为死准备的
一切的死都是回家
我们幸存在大地上
四季碾转着所有的眼泪与呐喊
那生灵的苦难糜烂在春天的腹地
一个宽幅的背影挡住了飞翔
覆盖在命运的版图

我们无法将阳光移植到深海
我们无法将花朵栽培在冰霜上
我们苟且,一再地苟且
穿过一座座低矮的坟墓
我们是一道黑色的风景
我们的远方就是一步
我们的未来就是奔跑

我们相信——
总有一声惊雷会把风暴带来
总有一个神话会是真的
一切的死都是回家
一切的生都是为死准备的

彭彦评诗:由“生、死、我们”,读起笔,不像是在旅途中,这种向内里的探寻,一一铺开,在七个”我们”,物的自然生长,有着不可改变的力量,人亦步其之后。“总有一个神话会是真的”这种转折,像是一种希望或是隐喻。

一纸人生

死与生
在没有壮严感的大地
似乎都是枯糟的事
我们闲散地聚会、吸烟、打牌
阳光和雨都是装饰心情的一种善意形式
其实我能感受到
你就在很近的地方一点一点注视我
你的眼神湿润着我每一寸青春
我们的人生被一支支咬如爵字的笔
修改成一纸公文
我们用颤抖的手规规矩矩地
在时光的表格上
填写一再填写那些不可复得的年华
彭彦评诗:读到这里,死与生己是常态,在诗人的精神世界,我们感知每一物、每一天、每一刻所际遇的发生,大自然的秘密,我们的生活,我们的人生。

读邓涛的诗,需要更加敏锐的耳,在词语,他偏向以冷色调的记述,带我们进入一些已知或未知,在物象的发生上如此,在情绪的节奏上如此,在内里的探寻上如此。写哲理性的叙事,很容易落入被动,在这里,诗人的情绪把控到位,在象征上,是我一直行走正在的发生。

简介:

邓涛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江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理事;南昌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南昌市诗歌学会执行会长;江西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特邀研究员;江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等大学客座教授。作品翻译为英、法、日、意等多国语言。
在全国报刊已发表小说、诗歌、散文、评论千余篇(首)。出版了《山河扣问》、《影月东太湖》、《邓涛诗歌》等十余部著作,曾荣获滕王阁文学奖(政府奖)、中国图书金牛奖(铜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等多项奖项。